林之棠

编辑:大小网互动百科 时间:2020-05-30 17:26:45
编辑 锁定
字召伯,又字乐民。福建福安人。1896年,他出生在一人贫苦的塾师家庭。
中文名
林之棠
国    籍
中国
民    族
汉族
出生日期
1896年

林之棠岁月之路

编辑
祖父是个裁缝。父亲从小苦读经史.林之棠国学基础厚,造诣深。他潜心研究文字、音韵、训诂和历代韵文,尤其于《诗经》下过苦功夫。1920年考入北京大学中文系 预科,两年后升入本科,1926年毕业,获文学士学位。1928年考上北大文学研究所国学研究 生,1931年卒业。后以优异成绩考取庚款留学,名额却为本省有权势者侵夺,遂节衣缩食, 发愤自费赴日本游学考察。1937年应武昌华中大学之聘,任中国文学系讲师。1938年加入中 华全国文艺界抗敌协会。不久随华中大学内迁云南大理。1939年升为副教授,1942年升教授 ,1945年升部聘教授。1946年随校回武昌,任中文系教授兼系主任。1958年支援东北地区办学,赴吉林师专、长春师专任教。1962年调回武汉,任教于中央民族学院分院(即今中南民族学院)中文系。1964年3月10日上午8时在课堂上讲授昆曲《十五贯》,忽因急症昏倒,送医院抢救无效逝世。

林之棠著名作品

编辑
遗著有《诗经音释》、《中国文学史》、《国学概论》、《词释》、《二千年来诗经异说总闻》、《诗经虚字释例》、《锦屏楼诗词草》、《世界名诗选译》(与戴惠琼合译)、《杜甫诗选集注》等。悉心研究元曲,在所撰《务头论》中提出“务头者,曲中之强调回应律也”的独特学说,成一家之言。

林之棠爱国一生

编辑
林之棠,字召伯,又字乐民。福建福安人。1896年,他出生在一人贫苦的塾师家庭。祖父是个裁缝。父亲从小苦读经史、百家之书,后为前清贡生,由于科场蹭蹬,无意仕进,遂以设馆授徒为生。其父虽家计艰难,而对贫苦子弟则不计束修;临终时家无长物,兄弟四人,各得一砚。林之棠所得砚,上镌其父自刻铭文:"砚石端然,吾家良田。耕劳管子,松使开阡。有秋在力,以坚攻坚。是虽挠陋,宝用万年。"成为他孜孜不倦、服膺终身的座右铭。
他幼入私塾,读四书五经。后在本县明伦小学、县立高小和县立中学完成小学和初中学业。1919年,在北京中国大学法类毕业,1920年考入北京大学中文预科,两年后升入本科(同学有游国恩、陆侃如等),1926年毕业,获文学士学位。1928年,又考入北京大学文学研究所国学门当研究生(同学有冯沅君、徐梦麟等),1931年卒业。在北大学习期间,他半工半读,受尽风霜之苦;长期住在福建会馆,曾任福建旅京学生会主席。从1930年起,他正式受聘,任汇文中学国文教员,历时七年。1930-1932年,同时在北京师范和市立十七中任教。1930-1934年,任北平大学俄文政法学院讲师。1932-1937年,先后在私立华北中学和育英中学兼课。他在北京近20年,唯有上学、教书和研究学问,立志不做官。他富于爱国热情和正义感,鄙弃官僚政客,曾与同学陈凯等八人联名在《努力报》上发表《我们的政治主张》,反对胡适的"好政府主义",主张"到民间去","用炸弹"对付敌人。他本以优异成绩考取庚款留学,却为本省有权势者所侵夺,乃节衣缩食,发愤自费赴日游学考察。
林之棠国学基础厚,造诣深。他潜心研究文字、音韵、训诂和历代韵文,尤其于《诗经》下过苦功夫。1934年,商务印书馆出版他的《诗经音释》(上、中、下三册);北平华盛书局先后出版他的《中国文学史》(三册)、《国学概论》和《学术文》等著作。他还在《国学月报》、《晨报》、《黄报》等报刊上发表许多论文、小说、散文和诗词。
《诗经音释》是他早年的一部力作,但因国难当头,时局动荡,所以几经周折,历时十年,始获出齐。林之棠在自序中称:"《诗》三百篇之在读者眼中,安见其不言人人殊耶?"并举孔子、毛 、朱熹三种不同意见为证,云:"是故读《三百篇》觉其思无邪,可也;读之而以为能正得失,动天地,感鬼神,亦可也;读之而明其全部皆为淫奔刺时之作也,亦何不可?要当直言为读者一人之见,不应傅会其词以为确系诗人之旧,斯得矣。"所以《诗经音释》一书,力求客观地诠释原文,剔除过去注疏者的主观臆断之词;而于韵律、注音特详,实有助于学者。
《中国文学史》亦草大纲于一九二五年在北大学习之时,到一九三三年才脱稿。本书于材料收集颇详,分析论述,言简意赅,颇注意作品的艺术特色、虚词用法,而于文学与音乐的关系,论述较详。《学术文》是一部中国哲学思想的论文选;《国学概论》则是一部国学入门书,为初学者指出治学门径。
1937年,抗战爆发,北平沦陷。激于民族义愤,林之棠应武昌华中大学之聘,忍痛离别久居的故都,冒险出大沽,抵济南,为军阀韩复榘所执,系狱11日。幸得济南高中校长、教员出面营救,始获释放。到武汉后,任华中大学中国文学系教员(次年定为讲师)。是年秋,他作于武昌昙华林的诗《和游承恩(国恩)兄原韵》之二云:
"旅食他乡正足哀,东山群盗渡河来 北门无复人间世,南服空余劫后灰。 蔽日神戈明楚甲,弥天风雨起秋雷。 疮痍满目心如割,未访析亭泪已催。"
此诗抒发了他对日寇侵略、国土沦丧的满腔悲愤,反映他强烈的爱国思想。 中华全国文艺界抗敌协会于1938年3月27日在汉口成立,林之棠由老舍举荐加入"抗协",并出席大会。此后,他一直支持抗协工作,担任分会理事。不久,华中大学内迁。林之棠不避艰险,长途跋涉,随师生经湘、桂、安南入滇。他抨击国民党右翼的投降卖国行为,在1938年秋作于桂林李园的《送韦校长之国民参政任》诗中,就有"秦桧和戎真误国"之句。
华中大学在云南大理喜洲坝建校,林之棠坚守教育岗位,直到1945年复员回武昌。在此期间,曾有国民党显要劝其加入国民党、同学好友徐梦麟荐其出任云南省教育厅机要秘书,他皆坚拒,而安于布衣蔬食,教育、研究。他1938年定为讲师后,次年即升为副教授;越三年,又升教授;1945年,升为部聘教授。这一时期,他仍旧关心国家命运,密切注意时局的变化。
其诗词句有:"闻道官军收皖北,归来放饮十三瓯";"抱死志,忠贯晴虹,奠定神州扫妖孽",抒发爱国情怀。
而对国民党政府的腐败无能,消极抗日,积极反共,一直持批判态度,其词有句云:"疮痍满目愧称强,为甚燃箕争煮豆?""七七恨难忘,变起萧墙,芦沟新月笑疏狂"。
同时,他对官僚、奸商们花天酒地、醉生梦死的生活,亦深表不满,作诗讥刺。 在云南大理喜洲坝时期,他生活极端清苦,图书资料又匮乏,但仍以水滴石穿精神研究学问,在直行红格毛边纸稿笺上,用毛笔工整地书写蝇头小楷的大量书稿。
这时期,他著述的第一部手稿是《词选释》(亦名《词释》),约十万字,颇具特色。继续致力于《诗经》研究,编述一部《二千年来诗经异说总闻》,现存约五十万字(全部完成,估计将超过八十万字);还有《诗经虚字释例》,凡69卷。 此外,其手稿尚有《锦屏楼诗词草》一卷,收1938-1944年诗词共百余首。其曲稿已散失。还有与戴惠琼合译《世界名诗选译》三十首,英、汉对照,1943年定稿。1943年与陆侃如合编的《述学》,亦已不见。
1946年,林之棠随校复员回武昌,仍任华中大学中文系教授,1948年兼任系主任。在时局动乱、内战频仍的年代,他除孜孜于教学和著述外,仍关心时事,不遗余力地掩护同事和学生之名列黑名单者。这一时期,他悉心研究元曲,写出力作《务头论》,长达4万字,提出独创的学说:"务头者,曲中之强调回应律也。"以曲词声调有规律的变化,结合听觉的美感来说明元曲务头之所在,对元曲的研究很有价值。 解放后,他青春焕发,精力旺盛,在华中大学和1952年以后的华中师范学院担任繁重的教学任务,先后开过"中国文学史"、"文艺学"、"词选"、"元曲选"、"中国历代韵文选"、"中国文学名著选读"等课程。他满腔热情地整理旧稿,撰写新作。
1958年,组织上号召支援东北地区办学,林之棠毅然响应号召,全家迁往长春。他先后任吉林师专和长春师专教授、中文科副主任,并在高中教师进修学院担任"元明清文学"课程。同时,为中文和历史科的青年教师辅导进修,讲授《史记》、《汉书》,音韵、文字、古代文论和文学批评史专题,并写有《陆机文赋译注》。 1962年秋,林之棠因支援任务完成,被调回武汉,在中央民族学院分院(即中南民族学院)中文系任教,讲授"中国文学史"和"杜甫专题课",著有《杜甫诗选集注》。
1964年3月10日上午8时,他登台讲授《十五贯》,半小时后,忽患急症,昏厥在讲台上。经抡救无效,不幸逝世,终年六十八岁。
词条标签:
学者 古代史 历史